博歌电子科技
电话:0769-83066891 / 13268685243

东莞市博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Dongguan boger Electronic Technology co.,Ltd
13528636256
免费咨询热线
新闻中心
NEWS
cba总决赛说球帝_JRS英超直播,体育视频直播,篮球直播
来源:网络 | 作者:pmt532cb5 | 发布时间: 150天前 | 220 次浏览 | 分享到:
7月8日,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美团无人机首次正式对外亮相,并与上海市金山区合作签约,共同推动在金山区落地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

7月8日,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美团无人机首次正式对外亮相,并与上海市金山区合作签约,共同推动在金山区落地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


“我们所探索的不只是配送飞行器本身,而是希望建设综合自主飞行无人机、自动化机场及无人机调度系统为一体的城市低空物流网络。通过飞行器、导航控制、AI算法、航线管理、通讯系统五大自研技术能力,适应社区、商场、写字楼等多种场景,让无人机与骑手形成人机协同的配送’。”美团副总裁、无人机业务负责人毛一年用以上内容来概括该业务。


在毛一年接受网易科技的采访时,谈到将在5-10年内实现无人机的规模化应用,实现与外卖小哥的人机协同,帮助改善外卖小哥的工作体验。


15分钟送达,无人机将代替外卖小哥?


时间追溯到2017年,美团启动无人机配送场景的探索,在本地生活这个赛道上,美团想通过打造无人机来实现外卖小哥的功用。


据了解,今年年初,美团无人机已经在深圳完成了首个面向真实用户的订单配送任务,并在其后的深圳疫情中为深圳南山区抗疫建立城市物资运送 “空中通道”,给隔离区居民配送紧急物资。截至2021年6月,美团无人机已完成超20万架次的飞行测试,配送真实订单超过2500单。


那么,想要收到无人机送的外卖,一共需要几步?


流程很简单,上美团外卖APP,找到相对应的无人机配送商店就可以用了。


用户通过App下单后,商户准备货品再交由骑手,骑手到相应的无人机起飞点后将货品安装至无人机上,无人机再通过后台系统规划的航线将货品送至目的地社区配送站。


用户可通过手机扫码打开社区配送站格口取货,未来还将支持机器人代取、室内货舱等多种取货方式。完成配送后的无人机将在后台系统的指挥下自动返航,配送路程1.5公里,整个过程最快的速度是11分钟。


目前,在距离上,美团的无人机发展致力于打造3公里、15分钟送达的低空物流网络,据悉,该半径和一名外卖小哥的配送半径保持一致。


在重量上,美团的无人机最大承重2.5公斤,其中餐箱500克,加在一起3公斤。美团方面表示这个载重上限基本是大部分用户在点单时的重量,无人机基本能够满足目前外卖等场景的配送需求。


在运力上,美团的无人机基本能够实现一次来回的电力支撑,同时美团也在加紧换电站和维运等措施。目前美团无人机配送只能实现一单的配送,还不能实现多单配送。在电池方面,美团规划的智能换电站具备无人机起飞降落的机场能力,同时可以全自动完成无人机换电的系列动作,保证无人机全时拥有充足的电量。起落方面,美团还在推动“机场建设”,让机场进社区、进写字楼,这涉及到与地产合作伙伴的合作。


在天气上,美团方面表示现在无人机能够抵抗5级大风。毛一年表示为了安全起见,暂时不能在雨雪天气运行。未来在小雨、中雨和下雪的天气中,无人机也将实现飞行的可能。但比较不太容易的是抗7级或者超大的风。


美团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自主飞行无人机、自动化机场及无人机调度系统的研发工作,其中核心系统90%以上的部件都由美团自主研发。


在谈到无人机和外卖小哥的关系时,毛一年强调无人机配送目前需要人工来配合的,骑手扮演的角色是取餐员,将外卖放到餐箱里,实现协同。“不光这个,还有比如地勤的角色,无人机也需要运维,未来骑手可能是运维工人,是换电站的工作人员,有很多角色,未来会产生变化,但是能效肯定会提升。”


同时他还表示,有一点基础的外卖小哥上岗培训一个月就可以来实现无人机配送的协同。“骑手今天为了把餐送到各位家里,他要熟悉的路线和体系真的非常复杂,送单很好的骑手一定能当很好的无人机运维人员和操作人员。”


巨头闯入低空,高楼林立的城市是否欢迎?


事实上,毛一年谈到无人机配送的实现,不止在于技术和安全的挑战,还有就是现在商用无人机领域的政策、法规还存在空白区。“我们也在协同政府一起推动一些标准地建立和落地。”


深圳被誉为无人机之都,早在2013年,深圳市就制定了《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无人机是重点领域和优先发展领域。在“黑飞”事件频发的时候,深圳迅速发布并施行了《深圳地区无人机飞行管理实施办法(暂行)》和《深圳市民用微轻型无人机管理暂行办法》,对无人机类型、相应的适飞空域、实名信息登记等进行了规定。此外,《商业无人机数据链与存储规范》及《反无人机技术规范》等团体标准发布,也规范了行业发展。


美团的落地试验也是在深圳坪山区、龙岗区,最重要的原因是深圳有一套民航局无人驾驶航空器空中交通管理信息服务系统(UTMISS系统),这套系统在深圳覆盖了70%的辖区。“


“以后也会看到上海很大一部分也叫试飞区域,行业术语叫绿区。现在后台每次起飞、航线后台数据会实时传送,只要满足这些要求,就可以飞,不是不让飞,而是飞的时候知道飞机在哪里,能否管得好,不让飞的原因是管理工具、管理手段不够完善,管理得好的话更多城市会开放。”毛一年谈到现在低空空域改革开放,不止深圳,上海也在城市。在我国改革力度非常大,未来将会有相关法律、管理办法和科技手段让飞行更合理。


“城市的低空物流网络将成为未来十年、二十年科技创新重要的机遇。无人机+生活场景的结合是建设低空物流网络的最佳路径。” 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一语道破美团对无人机业务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低空物流体系的发展由来已久,巨头纷纷加入也使得该领域愈加有看点。国外巨头亚马逊、谷歌均在建设其无人机配送体系,国内顺丰、京东和饿了么也相应进行无人机配送试点,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民用无人机2020年产值达600亿元,年增速30%以上。2020年我国物流无人机市场规模接近16.8亿元。未来该领域的增长前景向好。


以下为采访实录:


Q:美团无人机过去四年在人员、技术和资金方面的投入是怎么样的?无人机配送规模的商用有没有时间表?中间有没有难点?要解决哪些问题?


毛一年:美团在为大家吃得更好,生活得更好的路上,我们已经到了需要再上一个台阶的时间点,我们认为必须在科技上大力投入。因此跟核心业务相关的、能服务消费者的业务上,资金投入规模很大,但是具体数目不太方便说。


第二,规模化的应用。未来5~10年可以规模化。无人机和人协同能够提高效率,同时也能与骑手形成协同,帮小哥改善他们工作的体验。


挑战还是比较多的:技术挑战很明显,主要是如何在大规模落地的过程中实现安全可靠,还需要持续优化技术能力。还有一个挑战是现在商用无人机领域的政策、法规还存在空白区,我们也在协同政府一起推动一些标准地建立和落地。还有一个落地的真实挑战是,从用户角度而言的,任何一个新事物从了解到接受其实是有一个过程的,这个工作我们也在做,在运营社区让大家了解无人机,让大家知道无人机是为他们服务,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


Q:现在用无人机配送成本更高吗?怎么下单才能体验到?


毛一年:我们在深圳已开设了几个社区。体验的流程很简单,上美团外卖APP,可以找到相对应的无人机配送商店就可以用了。配送成本方面,我们坚持认为不会因为用了一个新工具去配送,就让消费者额外买单。从试运营到落地运营的过程现在消费者不会感受到配送费和之前有任何不同。


Q:现在无人机的领域很少有像美团聚焦低空配送的场景,跟其他消费级的、工业级的比如安防、农业植保等,美团的技术要求有什么不同吗?


毛一年:现在行业类最大的是植保场景的落地,我们飞行在城市楼宇空间和道路上方,安全可靠性要求远远高于其他行业类的无人机,这是毋庸置疑的,包括航拍类的飞机,它们往往会在风景区拍摄,所以城市配送无人机可能是无人机行业应用对技术最极端的挑战。


恶劣天气的话,我们现在的飞机能够抗五级风,五级风情况下也能稳定降落。为了安全起见,暂时不能在雨雪天气运行,但是现在的飞机设计可以抗小雨。未来我们的产品规划上可以有抗小雨、抗中雨的天气,或者抗雪的天气,不太容易的是抗7级或者超大的风,7级包括台风的时候,民航飞机也不太能运行,但是雨雪天气未来3、5年能解决。


Q:在已经规划的使用场景里面,用户需要通过社区配送站的隔口取货,这部分的维护和配送站点的人员成本您是怎么考虑的?


毛一年:大家看到的社区配送站是美团无人机落地的货柜。其实美团本身就在做社区智能取餐柜,在社区、园区给用户提供取餐服务。因此很多用户本身是有在园区取餐需求的。同时,我们也非常理解用户希望送餐到家的期待,除了社区配送站,美团还在针对公寓、楼宇等场景进行地面接收装置的。比如,未来我们会和楼宇做一些配合,落地接力配送站,让无人机与机器人结合在楼宇里配送;也会有楼宇配送站,做一些建筑的联合改造,比如和万科未来会有的合作。这样未来大家在厨房打开储物柜,无人机配送的餐箱就可以取出来了,这是不会很远就能实现的事情。


Q:多单合并配送有没有做,以及怎么做的?


毛一年:现在无人机还没有尝试这个方向,一架飞机一个订单,未来我们会接入美团整体的智能调度系统,尝试多单合并配送。


Q:无人机运力相较于人工运力效率的区别大吗?比如相同时间内可以取代多少骑手的运力?


毛一年:无人机与骑手是协同关系。无人机目前需要取餐员来进行餐箱的放置,就是骑手来承担,我们希望能够分段协同。同时,新引入一个新科技产品的时候,特别是我们的链路很长,中间又有飞机、自动化机场,一开始要经过一段磨合期,成熟化运营后,人机协同肯定会超过单人的人效,而且一个配送员也能发挥出更大的效果,以前配送员的工具是车,之后可能是无人机,它的能效就被放大了,劳动体验也会变好。


Q:无人机也需要大量的飞控人员,未来无人机市场规模也会很大,现在这批人在市场上非常紧缺,在这方面如何考虑的?美团也有在外卖小哥协同执行,转变他的职业身份容易吗?


毛一年:确实操作无人机的专业人员需要培训的,不培训他没有这个技能。骑手今天为了把餐送到各位家里,他要熟悉的路线和体系真的非常复杂,送单很好的骑手一定能当很好的无人机运维人员和操作人员。另外,自动化工具会越来越好,我们的后台系统可以一眼看到所有的情况,骑手可以通过这些工具帮助他更容易地达到他工作的要求。 配送员未来会把餐品从商家放到无人机上,还有比如地勤的角色,无人机也需要运维,未来骑手可能是运维工人,是换电站的工作人员,有很多角色,未来会产生变化,但是能效肯定会提升。


Q:转变时间长吗?


毛一年:有一点基础的上岗培训一个月就可以,不用特别多培训。我们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各种工具的提升,这个转变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容易,而不是越来越难。


Q:一线城市有很多禁飞期,在城市飞行肯定会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怎么分类它的场景,以及定义级别?


毛一年:我们现在的落地试验在深圳,其中一个原因是深圳有一套民航局无人驾驶航空器空中交通管理信息服务系统(UTMISS系统),这套系统在深圳覆盖了70%的辖区,以后也会看到上海很大一部分也叫试飞区域,行业术语叫绿区。现在后台每次起飞、航线后台数据会实时传送,只要满足这些要求,就可以飞,不是不让飞,而是飞的时候知道飞机在哪里,能否管得好,不让飞的原因是管理工具、管理手段不够完善,管理得好的话更多城市会开放。现在低空空域改革开放国家力度非常大,国家也在大力推进,而且我国在低空改革上我们判断是世界第一,绝对不是说一说口号,而是真的把政策落到一些具体的方法(后台系统和管理办法、规章制度、标准)上去。我们希望有标准、有管理办法,我们遵从法律和管理办法,遵从科技手段让飞行更合理。


Q:有没有一个小的目标?比如一年之内覆盖多少小区或者达到多少单,现在2500单,平均每天能达到多少单?有没有一个量?


毛一年:希望未来一两年内在一个城市先要做到多商圈、多航线同时运营,同时运营可以看成是外卖蜂窝的状态。再往后是多个城市同时运营。一个商圈或者多个商圈一旦有了,这套体系就相对来说比较完善,实现多城市多商圈的运营是未来2~3年的目标吧。


我们的业务未来一年、两年的目标,我们认为能够做到全天候、全天时这件事很重要。现在无人机还是在天气比较好的情况下,如果能在挑战极端天气下的飞行,能对骑手起到更大的帮助。当然这需要很多技术上的努力。